联合早报

CNBC采访任正非:美国怎么都打不死我们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19-06-26 08:14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上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了美国财经媒体CNBC采访。6月25日,华为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在“心声社区”发布了本次采访纪要,具体内容如下:

1、记者:昨天特朗普总统发推特说,他跟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有一个对话,现在美国把华为放在中美贸易的核心位置,您怎么看?

任正非:第一,华为在美国就没有销售,因此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与华为没有什么关系。第二,中美两国是两个很庞大的“球”,我们在中间只是一颗小芝麻,起不到任何减缓的作用。我认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华为和美国的问题还是要通过法律来解决,我们还是相信法庭最后的判决。

2、记者:华为可能在美国并没有多少生意,如您所说,华为并不想被搅在贸易战中间。但是您之前确实也说了,华为是被夹在中间了。那您有没有抱有一种期望,就是在G20峰会的时候,在习近平主席可能与特朗普总统的会面中,华为成为一个谈判的话题?您有这样的期望吗?

任正非:我认为,可能我们没有这么重要吧,两个伟大的人物谈话,把我们作为一个喝茶谈话的谈资?我觉得不大现实。

记者:但是现在我们看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特朗普总统花了很多时间大谈特谈华为,美国还有很多其他的官员也花很多时间在谈华为。

任正非:因为他们身体好,精力太旺盛了。他们应该有很多可操心的事情,他们来替我们操心,不辞辛苦,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的。他们把我们捧高了,我们没有这么高的地位。

记者:您提到华为可能并不值得大家有这么多的关注,但是看一看美国的很多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他们确实是花了很多时间来谈论华为。

任正非:可能是因为打不死我们,怎么打都不死,可能以后还不会死,他们要几年都这么关怀下去,是不是很疲惫?我们和美国政府的沟通,各个管道都在进行。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在法庭里沟通,就是在和美国政府沟通。美国政府出具证据给法庭,我们也出具证据给法庭,让法庭来判断我们是有错,还是没错,还是错多少,做出裁决,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作为一个谈判筹码,我觉得我们不值得,我们也不愿意。

3、记者:尽管华为不愿意成为一个谈判的筹码,但是也没法改变这个事实,因为特朗普说要在中美谈判中把华为作为一个话题,而且目前的现状已经影响到了华为的生意,您之前在采访中说过,由于美国现在针对华为的情况,华为的收入会减少300亿美元。

任正非:300亿美元对我们来说,是很小的一件事,我们今年的收入还会超过1000亿美元,这对我们的基本状态没有改变。我们主要是砍掉一些边缘化产品,因此美国制裁对我们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记者:但是我认为很多人会说300亿美元应该影响还是挺大的,毕竟占到了华为去年收入的1/3左右,而且对华为的员工、股东应该也有影响,难道不是这样吗?

任正非:不是。因为我们今年的计划是1350亿美元左右,影响300亿美元左右的收入,我们还有1000亿美元左右。目前我们的销售收入还是增长的,到5月底增长了20%多。我们预测未来是可能会下降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下降的势头,直到昨天的报表,还没有下降,还在上升。因此,到底年底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们还不好肯定。但是,我认为300亿美元的下降,对我们来说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我们能承受,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我们不太重视这个问题。我们重视经营的真实质量。

4、记者:您刚才既然谈到了业务增长的质量,我们就来问一问。我们也看到了,在华为整个业务中,消费者业务的智能手机是增长最快的;您之前的采访也提到了,现在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已经下滑了40%,如果由于中美关系对华为最快的增长业务有所打击的话,那么华为整个大的生意如何持续保持增长?

任正非:终端在中国市场上是没有下降的,只是海外这部分最高的时候下降了40%,但是现在已经在回升,在海外下降的尺度已经小于20%了,而且还在迅速的回升之中。因此,综合来看,整个终端业务全年下降不会那么大。

整个公司的业务,可能从原计划2019年收入规模的1350亿美元下滑到1000亿美元左右,与2018年持平。但是反过来,利润还上升了,公司现在的利润增长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我认为利润上升太快说明应该加大对战略的投入。所以,这次财务汇报几分钟就结束了,因为比我想象的好得多,那何必要汇报呢?

5、记者:您也提到利润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但是我们知道很多华为的员工也是华为的股东,他们应该享受华为的分红,这个分红是来自于华为的盈利,您觉得华为的员工现在的想法是怎样的?您有跟他们沟通过吗?

任正非:华为员工的想法是干劲更大了,更努力了,我们一定要赢,我们有能力打赢这场制裁。因此,大家都充满了信心。有机会的话,你可以找我们的员工座谈。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华为的员工并不在乎华为的利润下滑而由此导致他们的工资收入下滑吗?

任正非:首先,工资不会下滑,我们有足够的薪酬支付能力。我们也在改变激励结构,很多在关键时刻表现优秀的人员得到破格提拔,加工资。长期收益要看年底的报表,可能比年初的规划要低一点。但是看见比我心理预期高多了,利润情况仍然很好的,我的心是踏实的。我就不让财务向我汇报工作了,我去关心一些技术方面的发展。

6、记者:您如何形容华为和Google的关系?如果华为没法获得Google的操作系统,如何继续推进自己的业务?

任正非:Google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我们很尊重它。我们和Google永远都是站在同一条利益线上的,如果我们不装载Google系统,Google将来可能要失去7-8亿用户,因为我们每年2-3亿的新用户不使用它的系统,这个损失是很大的;我们在短期内销售收入也会有一定的下降,我们也要承担损失。所以说,这是共同的利益问题,我们不会随意的替换Google的系统。但是如果说真的走到这一步,我们也有自己的系统可以替代,会恢复增长的。

记者:华为的客户接受吗?我们看到在菲律宾,华为就已经表态,说如果以后华为的手机用不了Google,用不了Facebook,他们的应用可以全额退款,但是如果有更多的市场出现菲律宾这样的情况呢?

任正非:现在在国际市场上是有一些影响,但是影响没有太大。因为我们手机中有很多新功能是独立于Google系统的,比如说拍照等。Google提供给我们的最重要的是一个生态,它的生态系统是做得非常好的。

记者: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在市场上已经有客户明确表示,如果华为的手机用不了安卓操作系统,他们就不想用华为的产品了。

任正非: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政府在全世界打压我们,但是现在买我们产品的客户还是越来越多,这说明客户的信心还是比美国政府的信心要大。因此,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从我们自己各个系统的统计报表也可以看出,没有太大的压力。

记者:您说现在的情况对华为的影响不会进一步的恶化,您的信心来自哪里?

任正非:现在已经是最恶化的时候了,以后的影响会越来越减轻。我们有8万多研发人员,每年投入研发经费在150-200亿美元,我们难道就没有能力去解决自己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吗?这是我们信心的基础。

记者:您如何能够确保消费者会想用华为自己推出的操作系统,而不是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统?Google一旦8月份停止把自己的操作系统给华为手机用,会发生什么?

任正非:我认为不会发生什么,无非就是有一部分人不选择我们,但还是会有人会选择我们的。

7、记者:现在看起来华为在美国的策略之一,就是利用自己的专利能力。但是我们也看到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想通过立法的手段来阻止这个策略的实施,您觉得未来华为利用专利的能力会不会由此受到影响?

任正非: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也是专利最多的国家。如果他的建议能被美国国会通过,那么美国法治国家的形象会不会受影响?要看77亿人对此的评论,我说了不算。

8、记者:我们知道您个人对于美国有非常多的敬仰之情,您过去也多次谈到,您也是一个历史的学生。那么您对美国这么多的信任,从何而来?是什么让您这么坚信美国会公平、公正的处理现在的事情?

任正非:美国两百多年前还是一片蛮荒的土地,这两百多年来,美国为什么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基于它的开放性,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愿意到美国去,美国的法制体系、创新机制、财产保护体系都很完善,造就了美国的崛起。所以,我们要向美国学习,才能使我们自己也能崛起。

美国的历史长河是非常长的,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插曲,不代表美国的整个历史,所以我们对美国的尊敬不会改变,不会因为我们受了一个挫折就改变。就像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也打过我们的屁股,但是我们不会恨爸爸妈妈的,为什么?我们和爸爸妈妈几十年相处,他打我们屁股的时候就十几秒钟,不能因为十几秒钟就和家庭关系产生断裂。所以,美国现政府打击我们一下,下一届的总统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