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放弃耶鲁“名片”追梦互联网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19-10-01 07:43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去美国耶鲁大学之前,胡森根本没想过要创业,只想好好读书,然后做一名科研人员或大学教授,最终却抵不住对成功和财富的渴望,休学回中国创业。(林展霆摄)


中国人的70年

推门走进中国休闲游戏平台MetaApp公司时,一时怀疑误入了一家通宵开放的网吧。

位于北京国创产业园、600多平米的开放式办公空间,坐满了20岁出头的年轻人,有的头发蓬乱、有的戴着颈枕、有的面容略显疲惫,但看不出怠惰。办公室里还有一台跑步机、两张折叠床,以及一个装有五花八门零食的大箱子,靠墙的冰柜里塞满各种饮料。

MetaApp创始人兼CEO胡森解释说,公司员工多为“90后”“95后”,每天工作都要加班,很辛苦,要尽量提供好一些的工作条件。

32岁的胡森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全靠专业技术白手起家,从为视频网站提供技术方案,到开发直播等互联网产品,再到运营游戏平台。三次创业,胡森不仅实现了个人财务自由,也为100多人创造了就业岗位。在分享创业经历与心得时,他谦逊地将过往的成绩归结于“时代”与“幸运”。

回顾人生轨迹,胡森说,最重要的转折点要从美国耶鲁大学休学回国创业前后说起。

2009年,美国高校因金融危机普遍削减了留学生奖学金预算,而胡森作为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最拔尖的学生,却顺利获得耶鲁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要么出国,要么在体制内工作。”回想当年,他坦率地说:“去耶鲁之前,根本没想过要创业,只想好好读书,回来做一名科研人员或当大学教授。”

说起当年的理想,他不禁笑说:“那时的理想是一个月挣3000块(人民币,下同,600新元),每天有100块钱花就可以了。”

一心向稳的想法,让他错过了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当年伸出的触角:“临近毕业时,华为的公关挨个宿舍送零食、送饮料,一个劲地劝说大家投份简历。”他想了想说:“这也是学生对社会认知存在脱节的地方吧。”其实,华为的智能手机2009年已开始在全球崭露头角。

到耶鲁大学读书后,他的想法改变了。2010年,正在读博的胡森发现,相较于美国视频网站运营支出的比率,中国视频网站运营成本中的服务器带宽成本居高不下,导致运营商持续大幅亏损。

为深造或创业纠结了几天

“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就在眼前,而我们正好有技术解决方案。”去留不定的纠结让胡森连续几日寝食不安:“耶鲁大学也很难放弃。”

胡森的顾虑并非凭空自扰。2010年,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氛围并不浓厚,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在中国企业500强以及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上均未见踪影;与视频相关的动画、计算机科技等专业在麦可思就业报告中,被列入就业率最低的红牌专业。

放着光明坦途不走,却要走险路回国创业的想法,不仅不被周围的人理解,也让胡森的父母担心:“父母以为我在国外读书精神受到挫折,不好意思告诉他们。”

最终,抵不住对成功和财富的渴望,胡森和来自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室友决定以休学的方式回国创业。他坦承:“第一次创业,确实没有很大的勇气,之所以选择休学,一是想留个退路,二是想让父母心理上可以接受。”

胡森2011年5月打道回国后,立即与合伙人在山东青岛创立了云成互动网络科技公司,一年就为优酷、搜狐、腾讯等系统使用者节省带宽成本1亿多美元(1美元约1.37新元),也让他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一年后,25岁的胡森与团队又开发出“风云直播”,获得IDG集团2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随后又得到晨兴创投领投的千万美元B轮融资。

胡森总结说:“有了财富积累,再创业时,就对失败的容忍度提高了,变得更大胆,更有勇气去尝试新挑战。”

2012年,中国互联网创业潮开始风起云涌。以小米为代表的中国国产智能手机的出现从技术上打开了创业空间;后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时代的三驾马车TMD(头条、美团点评、滴滴)中的滴滴、今日头条先后成立。

与互联网公司同台登场的,还有以“90后”为主的数百万高校毕业生。这批互联网原住民不仅填充了互联网就业岗位,也是互联网产品的消费者和引领者。互联网新生军的入场,使得中国互联网行业生机盎然。

中国政府2014年乘势掀起全国性互联网创业高潮。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提出要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5月至2015年至少有22份中央层面支持创业的文件出台。

如果说,“60后”“70后”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将中国互联网产业从无做到有,具有良好教育背景,从十几岁就开始熟悉网络的“80后”新一代创业者,则将互联网应用做得花样百出,受全球瞩目。

胡森与合伙人2016年1月创办的中国最大原创体育直播平台章鱼TV被乐视体育以3亿元人民币(约5800万新元)收购。同年,胡森被美国福布斯评为亚洲地区30位30岁以下的明星创业者之一。

“垮掉的一代?自私、自我?”被问到如何看待互联网创业圈里的“80后”时,胡森不置可否地笑着反问。

刚过而立之年的胡森将三次创业经历总结为“本分”和“算账”。他说,“本分”就是企业家要抛掉不切实际的想法,要为股东、员工负责,继而为社会创造价值,解决社会问题;“算账”意味着企业家要核算成本,达到既定目标。

在他眼里,那些“攥着手里的糖不愿放手”的任性初创者压根不配做企业家:“如果不算账,坚持任性和自我,最后有可能不仅自己倒下得很难看,还会连累消费者和社会来买单。”

胡森公司的墙柱上可以看到贴有“延迟满足感”“不怕吃苦,怕没结果”等白纸打印出来的标语。他解释说,这既是对员工的激励,也是自我警醒:“财富积累、业务做大,更要时刻提醒自己,要扛得住创业压力,耐得住创业寂寞,自始至终都要艰苦奋斗。”

对中国互联网未来发展有信心

跟很多同行一样,胡森对中国互联网未来的发展信心满满。他说,一是行业精英汇聚,二是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商业模式“很厉害”,尤其中国自主开发的不少游戏,出海后所向披靡。他相信在5G移动互联网创业潮中,也会出现像BAT那样的互联网巨头,只是“将以不同的路径、模式”闯出天下。

不过,他也对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的残酷局面有些担忧。“竞争残酷是中国能够产出大量优质互联网产品的原因,但中国最聪明的人都聚集在互联网上,行业太过拥挤,对行业长远发展不利。”

他忧心忡忡地说:“他们(员工)现在收入不错,有的一年可以挣到50万、100万,但是一个月至少300个小时的付出,这样下去,未来怎么办?”

他说,父母那代人,虽然收入不高,但有公费医疗,有公房可住,孩子上幼儿园、上学也都不用操心,“对未来是没有担心的”。而现在公司员工收入虽然不错,但有购房、工作的压力,还有医疗、未来孩子的教育费“都是无底洞”,让人缺乏安全感。

他说:“我们都默认未来会越来越好,也不怕艰苦奋斗,但需要有安全感。”他加强了语气:“社会应该释放出更多的红利,让互联网从业者的未来有保障、有安全感。”这些红利包括较好的社会保障,如医疗、教育、住房等。

中国国庆后,胡森和他的团队将搬入面积2000平米、面积是目前三倍的新办公室。

从2011年走出校门开始创业,到现在能为100多人提供就业饭碗,这位在创业潮中逐渐熟悉“水性”的“80后”,对5G时代,对互联网行业又将迎来新一轮创业潮充满期待:“社会既然选择我们做操盘手,我们责无旁贷地要做好准备。”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