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吴俊刚:香港颜色革命中的当灾白狗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10-09 07:27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10月2日,大批学生以静坐的方式声援中弹的中学生。(路透社)

10月1日中国国庆日当天,香港反对派发起一连串示威,和前此的示威行动一样,以暴力收场。不过,这回不同的是,终于有一名攻击警察的示威者在荃湾中弹,而且是真枪实弹。这是香港由所谓反修例示威开始的动乱发生四个月来的伤人第一弹。中弹的蒙面黑衣人是一名18岁中学生。

从网上流传的现场视频,我们可以看到,一群手持棍棒的黑衣人迅速冲向一名在冲突中一时落单的警员,试图围攻他,千钧一发之际,警员拔枪对准来袭者,一名黑衣人挥棍向警员持枪的右手打去,枪声跟着响起,一名黑衣人倒地哀鸣,其余同党则立即作鸟兽散。

从这一幕,我们不难看出,那名警员是在危急关头开枪才把暴徒驱散,保住自己的安全。港警称开枪有理,反对派则罔顾事实,指责警察使用过度暴力,质问为何不先鸣枪示警,为何对准胸口开枪等等。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这次示威没有得到警方批准,是非法的。暴民袭警更是目无法纪,公然破坏法治。但香港反对暴力的声音至今却仍然十分微弱,显见这个社会的理性已经被淹没,暴力弥漫产生了极大的寒蝉效应,使许多人不敢发出正义的声音。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9月30日在内政部长颁奖典礼上致辞时作了这样的观察:香港警察原本以纪律、专业、有效著称,但经过多个星期的动乱后,警民关系已严重恶化。对警察不公平的批评影响了人们对警方的看法,演变成警民对立。

有一种解读是,反对派试图在香港制造另一次六四天安门事件。因此,香港警方采取了极度克制的姿态,面对暴民的挑衅一再示弱,甚至当暴民破坏地铁站等公共设施,四处纵火,涂污国徽,撕毁国旗,攻入立法会建筑疯狂破坏时,都一直隐忍不发。当然也有人认为,香港警方应对暴民是方寸大乱,进退失据。

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考量,总的结果是凸显了警方的弱势,无法有效对治严重的破坏社会秩序的暴力行为,控制不了暴徒,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委实令人唏嘘叹息。在此情形下,暴民和示威策动者则变得越来越猖狂,暴力破坏越演越烈。随着有人中枪,可以预见,反对势力必将充分利用,给动乱火上加油。

如果我们从颜色革命的视角切入,也许较能合理解释港警的行为。通过一连串事件,把负责维持社会秩序和治安的警察推向民众的对立面,并最终整垮警队的威信,废掉警察(甚至军队)的武功,正是颜色革命所采用的主要“战术”之一,也是香港反对势力所采取的策略。

我们现在可以清楚看到,反对派已经达到这个目的。港警不仅被搞得里外不是人,也已沦为颜色革命的当灾白狗。随着暴乱升级,警察控制场面和维持社会秩序的能力必将逐渐被削弱,社会则可能渐渐失序,法治不保。

毫无疑问,3万个警察的士气也因此备受打击,长时间执行任务,更是疲于奔命。难怪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已按捺不住,敦促政府颁布宵禁,或根据殖民时代的《紧急法》采取措施,赋予港警更大的权力,以应对不断升级的社会动荡。港府一直采取守势挨打是不行的。上周五,特首终于颁布禁蒙面法;但要有效对付暴徒,这是远远不够的。

目前,种种社会失序的现象已经显现。比方,暴徒肆意纵火,破坏店铺、银行、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警察都已无力阻止。又如,立场不同的人,动辄武力相向,在街头斗殴,甚至年纪轻轻的女学生也暴力十足,伤人毫不手软。再如,被卷入漩涡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也无法控制秩序,只能眼睁睁看着心智尚未成熟的学子成为颜色革命的前线炮灰。

从香港的动乱以及警民关系恶化中,尚穆根总结出三个新加坡可以吸取的教训:一、根本的问题必须由政府解决,警察无能为力;二、部长必须站出来负责和解释;三、必须有效、及时和即时地向民众传达相关信息。

是的,第一点尤其重要。任何社会要防止成为颜色革命的目标,首要工作就是把社会治理好,尽量消除各种矛盾和不公。否则,就像久旱过后焦干的泥炭地,很容易被人纵火,并引发难以熄灭的漫天烟霾。当无垠的旷野都燃烧起来的时候,又岂是消防员所能控制得了的。所以,要防止颜色革命,就必须防止社会的泥炭化。

对香港而言,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社会矛盾那么尖锐,而从回归之后的历任特首领导的特区政府,几乎都是软弱无力,无所作为,有政策却无政绩,所有宏图大计都半途而废,首任特首董建华的八万五公共建屋计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由此也可见,一群殖民时代培养出来的文官,行政能力也许不差,却完全欠缺政治的能力。因此,面对暴乱,束手无策。

民怨久积,就成了外人挑起颜色革命的下手热点。现在的情况就如印度尼西亚的泥炭地,已经烽烟四起。一个原本讲究法制的社会,如今则是暴民肆意践踏法治。而更加可怕的是,整个社会也已经明显撕裂成两个敌对阵营。一个是亲政府和亲中国的,另一个则是反港府和反北京的,两派势如水火,在这个时候要谈对话,谈和解,简直是缘木求鱼。从此,我们又看到另一个被颜色革命分裂的社会,不可能再回复完整,犹如破镜之难圆。而港府若不改变策略,要想止暴制乱,也将遥不可及。

也许我们看香港的警匪片看多了,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以为香港警察真的很厉害,对付黑社会和暴徒手段高强,现在揆诸现实,似乎是货不对办。但事实是,当颜色革命被搞起来的时候,警察就再也无用武之地了。警察的基本功能是维护社会治安,对付罪犯,不可能用来抵挡使社会陷入疯狂的颜色革命。

在新加坡,根据部长所引述的一项最近的调查,90%的人对内政团队表示有信心,相信他们能有效秉公执法,在国家面对危机时也有管控能力。这是令人鼓舞的,也是警察部队最宝贵的资产。在正常情况下,人们对警察部队的信任,来自警方维持社会秩序的能力和对付罪犯与办案的效率。

事实说明,警方往往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侦破罪案,并把罪犯逮捕归案。对民众而言,这是建立信心的基础;对犯罪分子而言,则是最大的吓阻。但警察部队能专心做好分内的事,则全赖政府的良好治理。香港动乱是一面镜子。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